阅读新闻

探访成都半地下格斗场:白天是律师 晚上是拳手

发布日期:2019-08-29 00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律师是什么样子?你一定会想起电视电影上那些形象:西装革履、公文包、庄严文雅……

  拳击手什么样子?你可能会想起黢黑的泰森,肌肉鼓突、嘴里含血、狂呼、眼神凶狠……

  这样势同水火的特征,断难集中在一个人身上,可税浴洋却兼具这两重身份:白天是律师,晚上则出入格斗场,扬起拳头真刀实枪地格斗。

  华西都市报2月15日第3版曾报道成都地下格斗场的拳击比赛,引起了读者的热情关注。今天,记者带你走近一位身影出没在地下格斗场的年轻人,他是律师,也是拳手,他就是税浴洋。

  职业:律师 年龄:不详 身高:1.60米 体重:80公斤 学历:大学本科 搏击技能:跆拳道、综合 格斗经历:曾被对手打趴下,甚至昏倒 格言:我把搏击当成是一种挑战。它带给我的是身体的健康和精神的愉悦。

  出门见当事人、往来各个法院……作为一名律师,税浴洋每天连轴转,几乎一直在路上,在他的车后座上,经常摆着一套西装。和记者见面时,税浴洋刚见完一名保险索赔的当事人,手里拎着厚厚的卷宗材料,白衬衣、打领带、西服大衣,再加上一副细边眼镜,他和一般人印象中的律师形象并无二致。

  这是他从事律师行业的第5个年头。当律师是他从小的梦想。上世纪80年代,刘德华主演的港片《法外情》给了他关于律师的最初启蒙。念了4年法学的税浴洋在工作数年后,辞职参加司法考试,2009年正式进入律师行业。

  2015年11月28日晚,税浴洋脱下西装,换上了一身轻便服装,急匆匆赶往成都科华路附近一个半地下的格斗场。

  他预约的比赛在当晚10点半。上场前,他只看过对手的照片,及“身高178cm,体重80kg”等资料。此外,一无所知。

  上场后,双方选手友好地拥抱击拳。裁判高举的右手下划,比赛开始。“比赛时,脑子里是很冷静的,不像很多人想象的热血沸腾或者血气上涌。”税浴洋说,防守、进攻,都需要冷静判断,每一个挪移都需要取舍。

  在这家酒吧,“现场格斗”是比赛,也是表演,更是酒吧的最大卖点(华西都市报2月15日第3版曾报道)。在不到60平米的房间里,四周安装了铁制楼梯和简易平台,形成环形看台。正中间是一个缩小版八角“斗兽笼”,当6盏射灯啪啪啪啪亮起,选手入场,上演一场场肉搏战,这个酒吧就迎来最沸腾的时刻。

  面对比自己更高大、健壮的对手,在9分钟的比赛时间里,他频频出击,掐着每一个进攻的时机挥出拳头。铁笼中,电子音乐声已模糊,清晰的是自己的喘息、心脏的剧烈跳动,以及拳肉相撞时发出的嘭嘭声。

  比赛时间加上中间休息,到晚上10点45分,比赛结束,裁判举起税浴洋的右手宣布获胜。律师拳手税浴洋,露出了当晚的第一次笑容。

  “男孩子,不是都有一个武侠梦吗?”偶像李小龙的一身功夫令税浴洋欣羡不已。18岁那年,他开始接触格斗。此前,因为胖,他孤独、自卑地度过中学时代。

  “身高1米6,体重160斤。”税浴洋的中学时代,“体育从来不及格,经常被同学嘲笑或者欺负。”

  上高中后,他长期坚持跑步;买来各种各样关于格斗、武术方面的书和CD,一有时间就对着书本或电视模仿练习……在旁人看来,这不过是小打小闹,连“三脚猫功夫”都算不上。

  大学时代,他开始学习跆拳道并达到黑带水平。大学毕业后,他继续进行综合格斗练习,并保持着每周两次的训练频次。

  2015年11月底,税浴洋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发出的格斗比赛照片。“他说有个酒吧刚开张,组织格斗比赛。”拿着朋友给的微信号,税浴洋报了名。很快,组织者通知他找到了实力接近的对手,但身高体重都比他略胜一筹。2015年11月26日晚上10点30分,税浴洋走进“斗兽笼”,并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对手。

  训练和比赛中难免受伤,脱皮、挫伤、崴脚,都十分常见。“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几年前的一场比赛中,左脚趾骨裂、右手中指骨骼变形。”税浴洋说,他被对手打趴下,甚至昏过去。

  “我把搏击当成是一种挑战。它带给我的是身体的健康和精神的愉悦。”税浴洋说得轻描淡写,却从不敢让母亲知道他和别人打比赛:“老人家,知道多了反而担心。”

  白天是“绅士”,夜晚变身“野兽”,这是这家半地下格斗场的宣传口号,也煽动着许多像税浴洋一样的普通人走进不足10平米的“斗兽笼”。华西都市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不足2个月的时间里,这个酒吧上演了35场格斗赛,参与选手共70人次,其中登记为“健身房教练”或“职业拳手”的有10人次,“自由职业”或“司机”的有6人次,“学生”19人次。每个人都走进同一个斗兽笼,却又都有着不同的理由。

  “登记为自由职业或者司机的,很多其实是社会人士,给‘哥老倌’些当保镖、山东高考分数如何查询,开车的。”酒吧一名股东说,除此之外,很多选手从事的都是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工作,“白领、教师、设计师、学生等等都有。”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6岁,是一名文身师,在接触格斗后,开始走上职业拳手的道路,现在在泰国一家拳馆训练学习。

  22岁的成都应届大学毕业生路畅和税浴洋经历相似,也是从高中开始学习搏击格斗。不同的是,优渥的家境支撑着他一路聘请私人教练一对一指导。“我以前是个书呆子,学打拳就是为了改变自己。”2015年的圣诞夜,路畅临时下场,在对手的犯规动作中,嘴唇被打出2厘米左右的伤口,当场流血。在去医院简单处理后,回到家的路畅告诉爸爸,自己是走路摔跤摔破的。“父亲一直不支持我打拳,怕把我脑子打坏了,影响成绩。”路畅说。

  而路畅的一名同学魏然(化名),家境不太好,立志要走职业拳手的路,上台打拳,就是冲着赢一场500元的奖金来的。(记者 张元玲 杨雪 摄影雷 远东)